装死的瓶子

以纸为溪,以墨为舟。

《当最后一片叶子落下》(1)

脑洞打开系列,欢迎去贴吧顶顶

http://tieba.baidu.com/p/3578784953?pid=64341938017#64341938017


Chapter1

“你知道孤独的滋味么?就好像所有的都在离你远去。所有的一切。”



“病人血压正常,心跳正常,呼吸道顺畅……”Orlando被手术的大门阻拦在外,医生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嘈杂,让他不禁双手紧紧捂住耳朵,闭起双眼去逃避着个突如其来的意外。



十分钟前,还与他温存的Lee竟捂着心口突然倒下,他被吓到了,一个劲的摇晃Lee的双肩,瞪大着双眼对他呼喊,期盼他能突然睁开眼睛,用一脸死蠢的笑容对他说“被我骗到了吧”。可他没有。Orlando只能在惊醒拨打急救后焦急的被隔绝在手术室大门外。他现在都不敢看那红色的,刺目的亮灯。只能紧闭双眼,祈祷着上帝收回这个不受欢迎的玩笑。



漫长的等待似煎熬一般折磨着Orlando的心,医院独有的消毒水的气味式他想吐。好在——感谢上帝——医生出来了。Orlando在看到医生欣慰的微笑时舒了一口气。他知道,他没事了。可惜,他高兴地太早。



“你是他兄弟么?最好通知一下你们的父母。”医生站到那个一脸焦急的人面前,问道。



“是的…父母已经通知过了,他们马上来…”Orlando咬了咬下唇“是…出了什么事吗?”



“现在病人一切都正常,晚间10:32时的心脏停跳…”医生顿了一下,用十分抱歉的眼神看着Orlando,“没有任何迹象显示病人有心脏方面的问题,他以前也没有心脏疾病,所以…很抱歉我们还在找病人心脏停跳的原因。希望您能谅解我们。”



“……”Orlando紧闭着眼,他此时只感觉眼前一阵发黑,晕眩的感觉袭击了他。“我现在能看看他么?”他知道他必须冷静,问道。



“可以,但最好轻些,病人现在情况还不是十分稳定。”医生答道。




Orlando放轻了步伐,他走近病床边,他看到男人的脸。男人的眉紧蹙着,长睫毛正轻轻颤动着(好似他们的主人下一刻就能醒来),高挺的鼻梁,与他交换过无数次呼吸的的唇。Orlando为他抚平眉间的皱痕,害怕打扰到男人的他轻轻的握住了男人的手,摩挲着男人宽大的手掌,将自己的温度传过去。



他深深地凝视着男人的脸,然后将头抵在两只紧握的手上。不一会,有一声低的近似喃喃的声音传出。



“Lee……”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一片叶子从树上飘落下来,秋天竟是来了。



Thranduil醒来的时候还是半夜,寒星还依旧挂在天上。壁炉的火静静的燃着,使房间温暖舒适。虽是已经到了初春,可寒冷并未散去,他小心翼翼地为怀中的小东西掖好被子。小东西煞是可爱的蹭了蹭,他不禁无声地笑了。



感谢梵拉!Tranduil将孩子小小的手伸到唇边,在上面轻轻的吻了一下。深邃的蓝眼睛中浮现的是一些温柔的,美好的,不可名状的感情。



感谢梵拉将他送到我身边!Mela en' coiamin !天知道联盟之战后的那段日子里他是有多么痛苦,又是有多么孤独!日日夜夜伤痛折磨着他,那恶龙的热度还在脸庞浮现,父亲的伟岸身躯一遍遍在眼前倒下,而他,只能打起精神,面对那无穷尽的黑暗。他还需重塑他的家园,他还需重建他的王国——是的,那时已是他的王国。



而当他能够停下来,歇一口气的时候,另一个噩耗又传来了,这将他打击的快要心碎致死——他的挚爱,他的妻子,在面对黑暗势力的时候,为了保住他们的孩子,而牺牲了自己。他痛的无以复加,那些死亡的阴影一直徘徊在他心脏周围,他差点就这么登上了曼督斯殿堂。



就在他万念俱灰的时候,有一丝清凉的绿意从那密林深处传来,他的儿子,出生了。听到这个消息时,Tranduil一向波澜不惊的眼中竟有晶莹盈满了眼眶。



他想起了妻子的话,“我们的孩子,我要叫他Legolas!”



他颤抖着,从唇间逸出了新纪元的希望——那划破黑暗的明亮的光芒——“Legolas…Mygreen leaf”



精灵王从回忆中醒来,他的唇边浮上一丝轻柔地笑意。俯下身子,在密林王子的额上印下一吻,被灯光柔和了的金发在黑夜中闪烁着光芒。“噢梵拉,我一定会保护他直到永远!”他这么想着。



刹那间一丝疼痛传上心头,而后竟演变成整个胸腔中剧烈的疼痛。Tranduil紧咬着唇,为了他的王子他并没有喊御医——这样会把他吵醒——怎么如此突然的疼痛!Tranduil紧蹙着眉,等待着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过去。



好在这折磨一会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没有任何不适,仿佛刚才发生的就像梦一样。而他清楚地知道这并不是梦,因为有一个声音自他脑内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well,这是你的儿子么?他长得真可爱…我是想说…这是哪?……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男人的声音有些急促,又有些不安,但随即又化成了温暖阳光的调子。



“I am Lee Pace.”

评论(13)

热度(35)

©装死的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