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死的瓶子

以纸为溪,以墨为舟。

《当最后一片叶子落下》(2)

Chapter2


“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Thranduil在有声音传出时就蹙紧了眉,他心念着是不是人类搞的鬼,哦他们还没这么大能耐。巫师也应该做不到这一点,那是…黑暗势力…么?

他就像有人觊觎他最珍贵的宝贝一般立刻警觉起来。梵拉啊,这到底是什么。他的视线转到自己怀间的legolas,眼神再次坚定起来,连最美的宝石都不能动摇他分毫。管他是什么,我都要保护我的小叶子周全,决不让黑暗沾染他一丝一毫!

“…我想您想多了…我并不是什么…黑暗势力,我只是…”声音顿了一瞬,似乎想要寻找措辞,然后在一阵沉默后他自暴自弃般的叹了口气“好吧,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噢?”密林之王挑了挑眉,眼睛却危险的眯了起来。

“不过我绝对不是什么…黑暗势力!!”声音立刻辩解道。

“那么,你能看到我看到的?”

“…是的。”

“好。那你也知道我是谁了?”

“刚才你回忆的时候…我知道了一些…”声音突然又慌乱起来“OMG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要看的!真的只看到了一点….”

“……”Thranduil突然觉得自己刚才这么认真的对待这个“不知名者”有些傻。

“Thranduil…对吗?你的名字是T…”

“放肆!是谁给你的权利可以直呼我的名字!”Thranduil不怒自威,将男人吓了一跳。

“嗯好吧,让一个来自大/美/坚的21世纪人喊陛下有些奇怪不是….”

“美利坚?那是什么蛮夷小国?”Thranduil挑了挑眉。

哦天哪蛮夷小国!这个国王的国土是有多大!Lee表示他有点受到了惊吓。不过他确实不知道,作为盘踞安都因河的东岸的Greenwood the Great来说,美利坚那点地方确实不够看。毕竟,曾经的Great不是白叫的。

“well,那是我的家乡…陛下。”


“家乡…哼。那你呢,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能够在我脑海里与我对话并且还能看到我所注目的景象。”

“……”这个问题不是早就讨论过了吗!“您就当我是一段残魂吧,毕竟我除了自己的名字和故乡,其他都记不起来了。”Lee的声音低了下去,好像在逃避些什么。

“都不记得了?记不得东西的残魂?那你还存在在这里做什么。”Tranduil对他的回答不屑一顾。

“可能…是有什么执着着吧。”Lee突然模模糊糊忆起了一张笑颜,却怎么都看不清脸。只觉得对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像五月的春光。

“放心吧,我会想办法离去的。绝不会给您造成麻烦的。”

“哼,你能做什么。”Thranduil烦恼的点了点额头,“我会处理的。至于你,别以为我信任你了,外乡人。若是你有一丝威胁到我的国家的举动,就算是一缕残魂,我也能让你再死一次!”

这时候,国王怀中的孩子突然动了,睁开了双眼,与他父亲相似的蓝眸展现出来。他对着他的父亲笑。国王也回以最温柔的笑意。可随后,让精灵王十分气郁的是,他的儿子,他的宝贝,在对着“他”笑。

“Ada”

评论(6)

热度(6)

©装死的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