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死的瓶子

以纸为溪,以墨为舟。

就是刚才码的虐点,随笔,可能会出现在《当最后》中

#祝大家使用快乐~

#它只是个梗,求轻喷

#没错我就是来报复情人节的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你不知道,你从来都不会知道!”不知有几百年没流过泪的王子此刻,哭了。他大声地向他的爱人喊着。

 

“Legolas…Ijust…”Thranduil发誓,他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的小叶子这样失控,而令他心痛的是,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Enough!”Legolas打断了他的话,他死死地闭着眼,过了一会儿才哽咽着说“I’m sorry,Ada.I didn’t want to hurt you…Please,leaveme alone.”

 

国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转过身去,在听到Legolas的哭声时脚步顿了一下,随后有毫不停留的离去了。

 

 

“怎么办…为什么会这样…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对Ada喊。可是,我真的好痛苦….”

他想起了幼时父亲宽大的臂膀,他会将他高高举起,他会将他护在怀里,他会温柔对他说话,他身上的气味好闻极了,就像是历史沉淀的味道。

他想起了那个幸福的夜晚,他与父亲表明心意,漫天的星光都洒落在他的眼中,他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他想起了很多,他又什么都没有想起。

 

“救救我,Ada.”

“好痛。”

 


评论(4)

热度(3)

©装死的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