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死的瓶子

以纸为溪,以墨为舟。

《如果你还在我身边》【1】(脑洞大开系列二= =)

#因为开了这个坑,所以《当最后》可能就要慢点更了....我在做死_(:з」∠)_

#有个梗看起来和《当》相似,但其实是不同的

#瑟莱的AU,不是佩花..不是佩花...不是佩花...

#脑洞大,天雷滚滚系列,狗血剧情。如果你都OK的话,勇士请继续吧!


chapter1

如果你还在我身边,我会做些什么呢。我会对你笑,看着你绿色地眸子里倒映出我的身影。我会对着你哭,讲述那一个个未完成的故事。我会就这么看着你,看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你不该喝那么多。”

 

Gosh!又来了,你就不能让我安静会儿!Thranduil十分疲倦的用手撑着额头,恼怒地对着虚空喊。

 

“你明知道那个男人对你不怀好意,你还和他一起去吃饭…”声音又一次从虚空传来,显得有些委屈。

 

委屈?得了吧。他算老几?Thranduil冷笑一声。“你在我身边就是为了偷看我的私生活?”

 

“……你把那个叫‘偷看’?”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不然呢?!”Thranduil被提高的声音惹怒了“你他妈别在这给我装!从我16岁那年你就一直跟在我后面!你他妈到底有什么操蛋的事情要一直跟着我!”他不可抑制的爆了粗口,如瀑布流泻的金发在他身后荡出好看的弧线。

 

“……”好似被男人突如其来的暴躁吓到了一般,虚空中彻底没声了。

 

“所以你就不要管我!早点滚出我的生活。”Thranduil讲着讲着又平静下来,他无所谓的笑笑,“你挺可怜的,但别找上我。”说着就回到床上睡着了。

 

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有一滴泪从蔚蓝的眼中落下。

 

“I’m sorry…”

 

 

雨一直下,在窗外交织出或静谧或喧嚣的气氛。雨滴一丝丝地打在透明的玻璃,制造出让男人听起来有些烦躁的声音。

 

他在睡梦睡得也不安稳。那些火焰一直在他身边,那种灼热的温度使他清晰地闻到烧焦的气味,那一步步逼近的死亡阴影一直在前方。他想逃开…不不不,他想拿起剑去战斗,可四周的恶意似乎已将他打倒,他不甘心的嘶吼起来。

 

一个清丽的背影出现在他眼前,他的高挑的背影映衬在冷剑的光辉上。他转过身,慢的就像是在看慢镜头。四周是烈焰的温度,而他是一缕清凉的水,他看入他蔚蓝的眼。

 

“……”他好似说了什么。

 

“What?I can’t hear you!”他向他喊。

 

他似乎笑了,唇瓣又开开合合。这回他听清楚了。

 

“Thranduil!”他从睡梦中惊醒。不去理会耳边吵闹的声音,Thranduil一心回忆着那人最后对他说的话。

 

“Thranduil!”

 

他想起来了。

 

那人最后说的是……

 

“Ada.”

 

 

酒吧里的主场乐队在演奏者舒缓的音乐,是这件年代不算久远但也有些年头的酒吧染上一层慵懒的气息。下午的光芒不是很刺眼,那垂死的太阳在水平线上氲出火红的烧云。

 

“你怎么了Thranduil my friend.”坐在吧台上的一个发际线底线很可疑的人开口。他看着眼前望着一瓶啤酒发呆的Thranduil,他与他相识多年,他当然知道这个世上能让这个男人困惑或犹豫的事实在是少到可怜,所以他现在有些担忧的看着Thranduil。

 

Thranduil并没有被打扰到,他仍旧盯着瓶中的泛黄的气泡,一言不发。

 

“Thranduil…”那个声音又再他身边小小的响起,还带一丝怯怯。

 

“Eh…”惊讶的是Thranduil并没有朝他发火,他近乎是喃喃的说,“What’s your name…”

 

“Legolas.”声音从他耳畔响起,却又遥远的显不出距离,好似来自天涯的那端。

 

 

“Thranduil,are you ok?”Elrond担忧得问,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已经开始自言自语了。“你不需要去医院看看?Thranduil…”

 

“I see!He told me that his name is‘Legolas’!”Thranduil突然想醒过来一般高呼。

 

“Legolas?who?”Elrond表示自己已经被一惊一乍吓到了,他觉得自己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Thranduil突然笑了一下,他嘴角的弧度让一直偷偷往这边看的小姐们心跳加快了不少。他眼中冷漠的神情已退去不少。正当Elrond觉得“世界真是太不可思议了——Thranduil居然笑了”的时候,让他更辛酸的是男人接下来的话。

 

“My lover.”

 

“……”Elrond觉得这时候他内心才是崩溃的。



评论(10)

热度(33)

©装死的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