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死的瓶子

以纸为溪,以墨为舟。

【EC】七年之痒(无能力AU)

Chapter1

 

“Boom!Boom!”礼炮声响了几声,婚礼进行曲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奏响,四周的宾客脸上盈满了笑容,他们用掌声和口哨来表示对即将成为终生伴侣的一对的祝贺。

这是个大晴天,婚礼是在海边的一个庄园内举行的。海的独有的淡淡的腥咸味和青草的芳香糅杂在一起,在太阳的发酵下让人心情舒畅。干净的空气中弥漫着幸福的飞絮。

 

这或许就是全部了。Charles心想,这庄园是他家族产业的一部分,自他搬出来后就属于他,十分适合拿来做自己的婚礼场地。至于为什么是海边…….“因为你的眼睛,charles,连大海的蓝都没法与你的眼睛相比。这是世间最美的颜色。”男人如是说,语调温柔的让人吃惊,眼中酿出的柔情想让人溺死中去。

 

YES.THAT IT IS

 

他将要与他挚爱的人,携手步入婚姻的殿堂,然后与之共度一生。

 

男人挽着他的手臂——他同样也挽着男人的,两人缓慢又郑重地步入了爱情桥,台上的神父脸上带着安和温柔的笑容。

 

“Charles Xavier,do you take Erik Lensherr for yourlanful wedded husband?”

“Yes,I do.”他听到他自己的声音。

 

凉薄的空气将正在熟睡的charles惊醒,他眯着眼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四周,是他的卧室没错——或者说是他们的。Charles带着金色戒指的左手习惯性的往左边摸去,指尖的冰凉让他清醒了不少。

啧,人早走了。

 

他又翻了个身,却带动腰部的疼痛——哦这当然不是一场激烈的性////爱造成的。Charles几乎要翻白眼,天知道他们已经多久没有享受过这种事了。天天早出晚归,到了凌晨才回来,熟睡的charles甚至连他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而他一大早又出门了,就像一成不变的今天这样。他们甚至连话都顾不上说一句,这该死的疼痛不过是因为他曾经脊椎受过伤,即使在病床上躺了好几个月治好了,在这种阴冷的天气,还是会阵阵刺痛,钻心的那种。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种日子梦到自己的婚礼,这已经是七年前的事了,久到让人想不起细节,只余下那些遥远却显得有些不真实的片段。

Charles发呆板的盯着他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将他的戒指摘下。摘下的时候费了些劲,让他不禁皱了皱眉,却又在指环内壁来回摩挲时舒展了开来。那凹凸不平的花纹他不用看就知道。

 

Erik loves charles forever

 

过了一会,他将戒指带回去,却不小心被金属的冰冷冻住了心。

Charles不知道他这样做是否正确。就像是水中的泡泡那样沉浮不定。

 

三月初的风带着寒气从窗外吹进屋,使得厚重的窗帘飞扬起来,带动了空气中的浮絮,英国特有的潮湿的雨季还未过去,空气的温度依旧冰凉。

 

Charles凝视着镜中的自己,他的蓝眼睛中清晰的倒影着他的面容,这是张年轻漂亮的脸,可现在眼角眉梢处隐藏着许多疲倦,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可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否正确,charles模模糊糊打着领带,显然他对接下去的拜访显得有些头痛。天知道为何自己要在这让人不爽的雨天拜访自己丈夫的父母——哦对,他的母亲早在几十年前就因意外丧生。

 

这真是好极了!我要独自面对那个性格奇怪又有些不善的公公了,真该死。

 

他也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到Lensherr家门口了,这一路他都在发呆,或者在考虑该怎么面对Erik的父亲说话。

 

Charles深吸一口气,按响了门铃。过了一会,门打开了一条细缝一双灰绿色的眸子看着他,charles突然没觉得遗传和基因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他把他今早在浴室里练习了无数遍的的完美笑容拿出来。

 

“Morning,Dad,我是charles,很抱歉打扰您,能让我进来么?”charles挑起眉,晶莹的蓝眸看起来十分真诚又亲切。

 

“当然,当然孩子。”他将门打开,礼节性的拥抱了他,charles又在诅咒他的身高了,因为就算是一个年纪快70的男人都比他高上不少,抱起他来毫不费力。

 

他边走边腹诽,进了屋。因为老年人的风湿加上天气的阴冷,以至于三月份了屋内还燃着火炉。Charles感受到了一阵由衷的温暖。他走到沙发边,轻轻的坐下。老人递过一杯温水,他对他友好的笑笑。

 

“那么,我的孩子,是什么让你不远千里的跑过来找我这个老人家呢?”Lensherr先生在对面的牛皮沙发上坐定,他开口问charles,声音中的磁性迷人的不行——和他儿子一个样。Charles默默心想,他低头吹了口气,即使那只是杯温水。

 

仿佛感觉到他的急促,Lensherr先生又道“Erik那小子呢?是不是他又做了什么混账事?charles,我的孩子,你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老人开玩笑的口吻把charles给逗笑了,他轻轻地摇了摇头,望进老人和他丈夫神似的灰绿色眼睛。

想试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他有些迷茫地开口。

 

“不,是我。是我的问题。”




恩,因为一美是我大男神啦,结果这么多年没写过EC,简直罪过.....以后EC的坑就会源源不断的冒出来吧

因为是教授视角,所以老万的戏份较少,感觉看起来很渣很总裁(?)其实不是啦,要相信我更喜欢哭哭鲨和少女鲨

想表达一个更加真实的,有间隙却更加契合的故事。

评论(7)

热度(39)

©装死的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