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死的瓶子

以纸为溪,以墨为舟。

【翔润SJ】The Story of Summertime(01)

小时候。但又不完全是真实的十代的故事。当au看好了。黄毛翔,润润是子役。

(01)

夏天。
  
空无一人的街道,蒸腾的地面,被热气熏得变幻起来的画面。无止无休的蝉鸣。
  
【知了——】
  
【知了——】
  
与常人一样,这个天气樱井翔也不想出门被晒成咸鱼,便在家开着空调,光着上身,啃着冰棍,享受着“室内人”的特权。
  
修长的手指无规律的按着遥控器的按键。
  
上翻,上翻,上翻,上翻——停——下翻。
  
“......松本君很厉害啊!怎么做到的?”电视里女嘉宾的声音嗲的让樱井感到阵阵不适。
  
“诶?......就是自己多练练就学会啦...”电视里同样传来小孩稚嫩的,带着点害羞的小奶音。
  
樱井随着镜头盯着小孩,圆圆的脸上泛起了些许不易观察的红晕。
  
什么嘛,死小孩。不是大爷我好心教你,你能这么快学会么?这种难看的嗲的恶心一看就没什么品的女人离远一点啦!
  
樱井愤愤地按下关机键,和黑屏上一脸怒气的自己对视两秒钟后,又认命地打开了电视。
  
我绝对是因为不想看到这么帅的自己才开的电视哦,绝对。
  
只可惜这两秒就像是命运石之门做出了选择,电视上已经开始插播广告了。看了眼时间,小孩的节目也应该没有了。樱井不满地咂咂嘴,决定穿衣服去接某个小孩。
  
顺便好好教训下他,别乱看路边的阿猫阿狗。
  
套上印着“松本后援会”的图案的衣服,随意地靸上人字拖,揉了揉自己的金毛,踏上了“在40°高温下走十分钟”的冒险活动。思考了两秒钟,在不带伞晒成狗和带小孩的小花伞被小孩笑成狗的抉择中果断选择了前者。
  
嗯,真男人,就要直视人生的惨淡和头顶的发光体。
  
“いってきます——”
  
一开门就已经热气袭来。刚迈出左脚的樱井立刻把脚缩了回来。
  
咳,小花伞就小花伞吧。
  
樱井想要转身回家,门却按照惯性自己关上了,留给樱井好大一声“砰”作为嘲笑。
  
冷静,冷静。我的钥匙——我的钥匙呢?!
  
在找遍全身就差脱裤子也没有翻到钥匙之后,樱井深吸一口气。
  
算了,正面肛——
  
——在下一秒樱井看到了斜在角落里的一把遮阳伞。本着不拿白不拿的心态,樱井非常顺手地就拿起了那把遮阳伞。
  
一张紫色的小纸片滑落。樱井好奇的剪了起来。
  
【就知道你没带伞<(‵▽′)>】
  
啧。死小孩,敢嘲笑我。樱井翻看纸片的反面。
  
【也忘拿钥匙了吧,在花盆底下。这么大的人了也不长记性→_→别说是我哥】
  
哦豁,小屁孩长大了是吧。
  
樱井刚要扔掉纸条,却看见还有一行小字。
  
【只有我来照顾你啦♥】
  
那颗心好像被涂掉了一遍,却又被人补画了上去。
  
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个弧度。樱井把小纸条叠好,放入自己口袋。
  
“是我照顾你才对吧。”
  
  

“松本君,那个,要一起回去么?我经纪人来接了。”刚才电视上和松本一起上节目的女孩子有些腼腆地邀请正在收拾东西的少年。
  
“啊,不用了谢谢,我有人来接了,抱歉哦。”松本歉意的笑笑。
  
“没没没事”女孩子被萌萌的笑容弄得有些结巴,“是润君的经纪人么?”
  
对突然改变的称呼不置可否,松本想了想家里那位一头黄毛,带耳钉带脐环的人,怎么看和不像是经纪人嘛。
  
“嗯,算是吧。”
  
女孩还想说什么,被松本打断了,“不好意思他来了,我先走了。再见。”
  
“啊?哦好...再见...”
  
松本向来人招招手,小跑过去。有些急促的步伐让女孩看在眼里有些不是滋味,下一秒又好奇的看向松本跑向的人。
  
意外的年轻虽然远远地看不见脸,但感觉应该是个很帅气的人。
  
“那是润君的经济人啊,真像他哥哥一样。”
  
  
“怎么这么晚才来?”松本轻轻地牵起樱井空着的左手。肉嘟嘟的手感让樱井愉悦地眯了眯眼,决定先不过问刚才那个女孩子的事情。
  
“你还真带我放的那把伞了啊,嘿嘿,果然像我想的那样傻。”松本润在看到樱井右手拿着的伞后,有些得意的说到。
  
“嘁,我是为了给你面子才拿的好不好。”樱井·死不承认·翔。
  
松本润一副“别解释了我懂得”的表情,“这是什么?”指了指樱井右手拎着的袋子
  
樱井撇了撇嘴,“不是问我为什么来的晚么,还不是为了给你买蛋糕。真是的,多大的人了还喜欢吃这种东西。”
  
嗨嗨——我们的樱井大人从来不喜欢吃这种东西,也没有因为糖吃多了牙疼。
  
不想拆穿他,明明自己想吃的不得了,却又要装大人。松本润表示我真是小天使。
  
走了一会,感觉阳光更晒了。汗滴顺着脸颊往下滑,没过多久就浸湿了衣衫。
  
樱井突然停下,把手上的伞和蛋糕给了松本,又在他的面前背对着他蹲下。
  
“翔くん,干嘛啦?”
  
“上来。”前面传来含糊的声音,好似被热气眩晕着盘旋着进了松本润的耳朵。
  
诶?
  
“诶什么诶啦,快点啦热死人了。”樱井好像感觉到小孩的心理,向后退了些,催促着小孩上来。
  
松本润红着脸乖乖的趴了上去,两个胳膊轻轻地环上樱井的脖子。
  
热气一下子传导在两人之间,瞬间像是被点燃一般,连带着所有的甜蜜和青春微微的苦涩一起传导了过来,耀眼的连这太阳也要逊色的躲远。
  
樱井在确认小孩安全之后,深吸一口气,托着松本的腿就开始狂奔。
  
原本无风的天气,松本在速度下感觉到了风,夏天特有的味道,背着自己的人特有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让松本有些措手不及。却又深深地沉醉其中。
  
把自己交给对方,只要依赖就好了嘛。
  
“翔くん!跑太快啦!”松本在樱井的耳边喊到。
  
“诶?没事啦!跑快点...跑快点早回家啊!”樱井有些喘。
  
松本把头埋在对方的颈间,感受到了这具年轻身体的火热。有些燥红了脸。
  
“翔くん......”
  
“嗯?”
  
“没什么......你肩太溜了我要掉了。”
  
“喂喂!”
  
  

夏天。故事才刚刚开始。

评论(2)

热度(17)

©装死的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