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死的瓶子

以纸为溪,以墨为舟。

【ME】《us after u and me》(一发完pwp,共8000字)

刚刚被和谐了。。。希望小天使们不要嫌弃再点一遍红心心QAQ

【ME】《us after u and me》

 

Mark和Eduardo的卧室里挂着一个日历。

 

这没什么大不了。人们总喜欢用些什么东西来记录生命,无论是日记也好,手帐也好,信用卡的账单也好,情书也好,或多或少的以一种牢固的、不可磨灭的姿态固定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

 

所以有一个日历挂在卧室里好似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前提是,这不是Mark(和Eduardo的)卧室。

 

拜托,这可是Mark Zuckerberg。对于那些技术宅们来说,他们坐在一起时也会选择用各自的电脑进行邮件交流而不是偏过头去看着对方说话。而Mark,毫无疑问,是他们中的标杆。所以不要妄想他会把自己装满代码的脑子移一点位置给纸制品。这当然不是在说Mark是个讨厌纸质书的人,而是他的工作规定了他不太会接触到纸浆的味道。

 

但日历太过了,认真的。Mark既不需要记录什么周期为一个月的某种规律变化,也不需要预测Facebook的股票走向(他是CEO,bitch),并且他本人绝对不像是个老老实实用日历记会议时间的人,于是这个日历就好像天外来客般奇迹般的牢牢固定在他们卧室的墙上。

 

尤其当这个日历上无规律的被画上红蓝两色的时候。。

 

在之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Dustin和Chris都不是很清楚这个日历的用处,在一个意外知道真相后,他们总是不吝啬给它一个白眼。

 

Dustin:说真的,你们把它挂在墙上不觉得寡廉鲜耻么?

Eduardo:Emmm…..No?

Mark(翻了一个白眼):OF COURSE NOT.

Chris:他们自从搞在一起后就一直寡廉鲜耻。

 

Mark和Eduardo选择无视Chris和Dustin(主要是后者)对他们的声讨,他们正忙着把爆米花往对方的嘴里塞。在Dustin和Mark的电影之争不了了之后(“我不要看一个穿紧身衣长得像Eduardo的家伙用白色的黏黏的东西在大厦间荡来荡去,这太他妈淫荡了!”“闭嘴Dustin,你回家看你的BVS去——别否认,我知道你想拿一个长得像我的光头来嘲笑我——但那不会成功。”),Dustin和Chris离开了Mark和Eduardo的家,两个人继续窝在沙发上看纽约好邻居拯救世界。

 

“你不觉的最近蓝色好像多了一点么?”Eduardo突然出声,顺手拿了个爆米花递到对方嘴边。Mark叼过那颗爆米花,“超英的制服蓝色一向很多,wardo,”咀嚼让他的声音有些不清,“像是那个拿盾的,又像是隔壁的那个氪——”

 

“Mark,”Eduardo截住他的话,“我是说,蓝色多了些,比起红色来说。”他认真地盯着Mark停止咀嚼的侧颊。

Mark挑了下右眉,不自觉的舔了舔下嘴唇,好看的蓝绿眼睛微微睁大。“oh….你想……?”

 

“是的。就是那个”你想””Eduardo飞快的接住话,起身向浴室走去,还顺手摸了摸Mark那花椰菜般的卷毛。

 

“well”Mark坐在沙发上,默默地想。

 

不一会儿浴室里就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这好像是个调皮捣蛋的小鬼,让Mark的心思老是往那飘,他不得不用左脑继续分析数据代码,编程,而右脑完全不受控制的开始浮想联翩。他见过wardo的身体,好吧不止一次,他的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既不像自己附有死宅特性的惨白皮肤,也不像那些健身海报上的肌肉男那般夸张的古铜色,而是一种阳光的,蜜色的颜色。他的肌肉不夸张却恰到好处,勾勒着美好流畅的线条,彰显着力道和韧劲。他喜欢听他的心跳声,在某刻跳动的非常快,那几乎成了Mark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他想到了那些水珠,从wardo的脸颊、肩膀、大腿隐秘处滑落……

 

“Mark!”Eduardo的声音从浴室传来,被水声模糊了一些,还依稀带着潮湿的气息,“帮我拿下我的毛巾好么?就在外面衣架子上。”

 

Mark被Eduado的叫声唤过神来,抿了抿唇,无视掉自己已经有些反应的下半身,去拿了wardo的毛巾。嗯,蜘蛛侠图案的那条。

 

Eduardo仔细听着外面的声响,当Mark的拖鞋啪嗒啪嗒的声音由远及近的时候,他准备开门把毛巾从门缝中拿进来,可他还没有握到门把手,门就突然打开了,随着冷气一起进来的是Mark,和他手上的毛巾。

 

“Mark!”Eduardo不禁懊恼的喊了一声,“天哪你知道这样有多冷么?”

 

“Wardo……”Mark没想到自己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一副让人血脉贲张的画面。Wardo的身体一丝不挂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灯下,有些水汽还萦绕在他身边。美好的景象加上刚才自己的脑补让他突然忘记了自己上一秒想讲什么,下一秒就踮起脚捧着Eduardo的脸吻了上去。

 

Eduardo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丝毫没有预料到Mark会突然吻上来,随着两人唇舌的相交,他又放松下来,搂住了Mark的后颈。他的手抚过Mark的卷发,将那原本四处跳跃的小卷毛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他的唇轻轻衔着Mark的,温柔的摩挲着。

 

这个吻因为Eduardo突如其来的一个寒颤而不得不叫停。“Mark,这都怪你。”Eduardo看似有些懊恼的却让人无法撇除他声音里的愉悦地说。Mark好似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在Eduardo吃惊的眼神中带着他一起倒进了浴缸。

 

水花瞬间浸出了浴缸,在地上淹出了一片池塘。Mark以飞快的速度一件件的脱着浸湿的衣服,一开始Eduado还有些好笑的看着他像个小猴子一样脱着衣服,后来在Mark和他的Gap纠缠不清时也帮着他迅速把他从这些讨厌的衣物中剥出来。

 

他们就着一个别扭的姿势在浴缸里接吻,Mark的身上还有一件解了一半的衬衫。湿哒哒的都可以清晰地看到衬衣下的白皙皮肤。Mark的右腿搭在浴缸边,左腿蜷在wardo的胯边,而Eduardo右腿半跪在浴缸里,左腿踩着底部。他们看起来乱糟糟的,狭小的空间,潮湿的气氛,别扭的姿势,相爱的两人。

 

他们在接吻。以一种天荒地老的姿态。

http://m.weibo.cn/6137775392/4073732505525187



但事实上这事并没有结束。

 

Eduardo清楚地知道,Mark想要对他道歉,也知道Mark到最后肯定不会说出口。因为Mark也懂得Eduardo并不需要道歉。但正因为他不清楚Eduardo真正想要什么才会如此焦虑。或许多年前在那场莽撞却又尖锐的吓人的官司之后,Eduardo曾急切的需要一个道歉或是除了股份的别的什么。但现在的他确实不再需要这个。这不是什么带着快感的报复,这也不是什么莫名奇妙的圣母感。只是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天哪他真不愿意像以前抱怨过的大人那样讲话)道歉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甚至会把好不容易不那么糟的局面推向深渊。

 

前些日子Eduardo也很迷惑,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和Mark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他也很迷惑自己究竟想要从这份关系里挽回什么。他只是不想失去他。

 

幸好现在他明白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让Mark也明白。

 

他看着Mark光着身子走下床,走到电脑桌前,试图找着什么。那白花花的身体不断在他眼前摆动,让他不禁翻了个白眼。Comeon,能不能诱惑的不要这么自然?还是说你没在诱惑?得了吧你个长了张天使脸庞的小恶魔。反正最后遭罪的还是我。

 

事实证明Mark确实没在诱惑他,他只是光着身子找电脑桌上的红笔而已。他还没找到就感到腰间一紧,整个人就重新被带到了床上。

 

“Wardo???”Mark不高的声音里透露出几分惊讶。。

 

Eduardo带着他并头躺下来,他们的脸靠的非常近,Eduardo甚至能看到Mark瞳孔中的自己。他看见自己深吸了一口气。

 

“Mark…..”Eduardo舔了舔唇,下定决心,“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

 

“OHMark,你不能因为你暂时做不到就否认它的存在。”Eduardo糖浸着的眸子盯着Mark,他稍整理了下措辞,“Mark,你要知道,人生中总有这样或那样的意外,它们通常突如其来又悄然离开。我们可以逃避我们曾经犯下的过错,但那不是最终办法。我们得正视它,然后战胜它。你只是暂时还没缓过来,好么?我们可以战胜它的,你得信任我——”

 

“我一直都信任你,wardo。”Mark飞快的接过话头。

 

“Damnit!Mark!你知道我想说什么,这不是信任我的问题,这是….”Eduardo凝视着Mark此时在灯的渲染下显得迷茫的眼睛。

 

“你得信任你自己,Mark。你得信任你自己。”

 

Mark知道自己的不安以及焦虑来自哪里,它时不时在温馨甜蜜之后显现,提醒他曾经做过什么事情。他不会后悔,不代表他不会悲伤。Mark zuckerberg会对自己产生怀疑么?他会不信任自己么?

 

他不知道怎么去说。难道要无视掉曾经的事就像仍今早门前的垃圾一样随随便便就抛之脑后么?

 

他暂时还做不到。但现在,他的wardo看着他,告诉他要信任自己,告诉他“他们”可以一起做到。

 

告诉他,他对未来充满希望。

 

Mark紧紧地闭上了眼,刹那间雨夜的所有连带着刺骨的寒和潮湿的空气席卷而来,但渐渐地被wardo温暖的体温和心脏的跳动给赶跑了。

 

“好的,”Mark睁开眼,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好的,wardo。”

 

这是他们相识后的第十二年。这是他们成为彼此最好的朋友后的第十一年。这是他们创建了Facebook后的第十年。这是他们闹翻后的第九年。这是他们互不来往后的第八年。这是他们各自煎熬着后的第七年。这是他们重新相爱后的第一年。

 

这是他们看向未来的现在。

 

FIN

 

(lof有彩蛋哦,喜欢的话请小红心哦摸摸蛋!)

 

 

彩蛋

1.

Eduardo带着他并头躺下来,他们的脸靠的非常近,Eduardo甚至能看到Mark瞳孔中的自己。他看见自己深吸了一口气。

 

“Mark…..”Eduardo舔了舔唇,下定决心,“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

“人家要小拳拳捶你胸口啦!人家超想哭的!”

“……….wardo,你ooc了…..”

 

2.

走在街上的dustin和chris。

“Dustin,你是怎么知道那个日历的…?”

“哦亲爱的chris,你看日历的第一面就会发现”sex record”这几个字!”

 

 

 

作者总有些废话说:

谢谢看到这的你!感谢 @弥生 提供的半个脑洞。说实在话我一开始想写pwp真没想到会这么长,都是我话痨的错QAQ肉炖的一点也不美味,希望小天使们不要嫌弃。我在看完电影后就一直希望能够重新来过,但想想不管怎样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所以就不要去逃避。不如迷茫后成长,再说爱。

下一个脑洞可能是把tsn的背景搬到中国来,清华的马克和艾华多成立了非死不可后到中关村发展。。。有人看我就写,没人看我就写作业

 

对了,红色是有sex的日子,蓝色没有。


评论(5)

热度(71)

©装死的瓶子 | Powered by LOFTER